艾尼

很高兴认识你!

公主与骑士(2)

  巨型OOC,机器人篇设定。文章慢热,非常非常慢热。请做好心理准备。

(本来想好的周更被我拖成了两月更。emjoy)    


         “抱歉!”小绿下意识地夹紧手臂,文件还好没有掉出来。扎着小辫子的实习生撞到了他,慌忙地道着歉。“没关系。”他拿出熟练的笑容,就像往常一样应答。

        “极光,干什么呢?快点!”实习生前面拿着手杖的人语气有些严厉,紧跟在一个白大褂后面。他们走得很快,小绿依稀记得那些人是公司重要部门的高层。虽然有些好奇,但他也明白这些事情不是他可以了解的。他只是销售部的一名普通员工,公司的核心项目自然是无权了解更无权参与的。

         坐到电脑前,要处理的新文件一封接一封发了过来,他当然没时间去关心这些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涉足的东西。

        当然他也忽略了在几分钟后走上刚刚自己走的那条走廊的蓝发青年。

        “这次的程序应该没有bug了。”青年还在想着刚刚处理的程序。他看了看表,离开会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大概再演示一遍也是够的。

        不过在这方面,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这次公司要开发的新项目,是有关于小蓝提出的人工智能方面的。公司考虑了这项技术的潜在市场,决定同意这个项目。”

        在例行的会议流程中,高层宣布了这个消息。小蓝高兴之余,想起了自己家里偷偷研究的人工智能。

‘会被那个人注意到吗?’难得悠闲的躺在床上,小蓝刷着微博,这样的想法就突然蹦了出来。

        “小绿!”他朝着房间里呼喊。

        “来啦,小蓝!”非常轻快、带着电音的声音。

        急促的脚步声抵达身边后,他听到那个声音这样说:“小蓝,根据系统分析。你现在正处在忧虑之中,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察觉自己的心情居然被机器人发现以后,他干脆窝在了被子里

        “我正陷入一种毫无意义的自我厌恶之中。”反正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也没必要刻意去改变吧?

        “小蓝小蓝,为什么?”机器人小绿戳着被子里的他,追问道。

        “因为某个人。”反正机器人应该也不会和别人打什么交道,说出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是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人吗?”机器人继续追问。

        ‘太直接啦!’因为自己激动的想法,小蓝并未意识到自己在床上合着被子缩成了一个蓝色的球状物。改天一定要优化小绿的表达系统。’带着这样抱怨的想法,小蓝不情愿地说:“是。”

        “小蓝小蓝,为什么呢?我检查到你非常关心那个人类。”机器人小绿对他说。

        对了,突然想起来,小绿这部分的模块儿还没有升级。还是沉浸工作吧,说什么改天,不如现在就动手。

        “小绿,接入电脑接口。我会对你的感情模块儿做一些调整。”

        “小蓝也无法回答吗?”机器人一边接入一边这么问他。

        “好好做你的事啊!!!”


公主与骑士(1)

*文章非常、非常、非常慢热(啊,我就是个慢热的   
  人)
*OOC有,算是我理解的绿和蓝吧。原作设定,心理描
  写较多。注意避雷!
*主绿蓝,有永灰,白亚和启光,会在tag中标出。


      “我将赞美你,引导深陷迷途的人重见光明。”
       “我将祝福你,愿身陷黑暗的人前路有光指引。”

       “你好。”他伸出手,露出早已练习数遍的职业微笑。面前的年轻人脸上仍是稚气未脱的神色,抓住他的手摇了摇,同时也说着:“你好!”
       “唉,你别看组长看起来这么不正经。但是他工作起来可认真了!”一旁的人似乎有些尴尬,这么解释道。“我明白,我觉得这样很好。”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平时到底是有多让人费心呢?’他看着表情恢复平静的助手,稍微这么想了想。
         不过,和我也没太大关系。
         两人这样打过招呼之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小绿,这个你帮我处理一下吧。”上司白槿丢给他一份文件。小绿翻开,发现是近期公司一个重要客户的资料。他有些惊讶,试用期快过去一半了,他每天接到的都是都是白槿的个人私事,还是第一次接到这么正经的业务。
       “白槿!你是不是又欺负小绿了!”亚麻色头发的女同事疾步走过来。
       “没有哦!我这次派给他的可是正经的任务。”白槿摊开手,笑着摇了摇头。“你不要一上来就这样啊!好歹让小绿适应一下吧!要是搞砸了倒霉的可是你!”小亚麻的情绪有些激动,白槿却好像是已经看惯了似的静下气来安抚她。小亚麻是比小绿还要迟一些进公司的员工。小绿的运气,似乎是在她进公司之后好转的。平时看她和白槿的相处模式,他也可以猜出来她们是什么关系。对于这种事,他并不排斥,不过也并没有什么与人谈论的兴趣罢了。
        小绿进的是商务部。
        之所以会选这家公司,除了高薪资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据说这里有一个天才。还未毕业就已经被公司提前录用,还是待遇最好的开发部。他不禁有些好奇,这么优秀的人会是什么样的呢?
        稍微有点失望啊。
        本以为会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现在看来人际方面甚至连一般人都不如。
        不过天才都会有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吧,这也都是很正常的事。他独自走着,落日的余晖落在这个城市,即便是最寒冷的冬天,似乎也因为这一幕变得温暖起来。
        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一样吧。
        一些不愿再提的不算痛苦的往事,大概就是他所拥有全部的秘密了。曾经声嘶力竭想要逃脱的过去,现在真的已经离他远去了。上星期参加那个庄严的仪式时,他觉得自己十几年的光阴都像是一个梦。像是稍微有些顽劣的孩子制造出的噩梦,却也并不是太可怕。
        现在梦醒了,他悲哀发现自己还是几年前的那个孩子罢了。他至今依然困在那个屋子里,面对着一堆瓷器的碎片不知所措。
        自己并不是什么热血燃漫的主角,所以也并不会做出‘一定要改变一切’之类的决定。有些东西定型之后除了时间,就再无外力可以将它改变了。这是他很久之前就明白的事。
        毕竟比起最黑暗的那段时光,这样已经很美好了,不是吗?
         实在是没什么可以难过的。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突然回忆起曾看过的某张稚气的脸上的笑容。自己是不可能会露出那样的笑容的吧?做个不恰当的比喻,那真像是被世界宠爱着的公主吧?无须担心会有任何不妥。仿佛即使是经历不好的事情,那张脸上也依旧可以有那样的笑容。
       ‘还真是,有些羡慕啊。’冬季的寒冷让他裹了裹自己的衣物,加快了步伐。

       

凹凸高中二三事(4)

   嘛,前面写的别留意,真的很渣……
不过还是感谢各位看文的亲们啦!

“老大!”金发现同班的雷德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和那个“目测儿童”打过招呼之后就不停的招呼“祖玛!祖玛!”跟在“目测儿童”身后的女孩儿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走。”格瑞没多说话。
    “格瑞,如果你总是和这种渣渣呆在一起的话。你是永远也不会进步的。”“目测儿童”说到。
    渣,渣渣?金发现今天有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事了。比如他刚刚发现这个‘目测儿童’的身高比他高很多。这是要逆天吗?喂,说起来的话15岁的男孩子1米61很正常的对吧?停了一秒后他突然想起体检时比他高两厘米的紫堂。
    略有些尴尬啊……
    格瑞表情没什么变化,好像没有注意到大脑当机的金。注意到金不在线的状态后他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别在意。”“没事的,没事的。”金想到之前被人提的‘男朋友’有些奇怪的感觉。金不明白自己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听见大家一阵嘘声,之前好像有人说什么“脸红了”什么的。绝对不是自己什么的吧?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金还是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格瑞似乎意识到什么,转头看向雷狮一伙人。
    “别紧张,我只是让我的伙计帮你一把。”雷狮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格瑞,别在意这些恶党。”安迷修倒是一脸尴尬地摆摆手。
    金这时回过神来,只本能地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离开会比较好。
    所以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呢?金也不清楚。干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好了。说起来他倒是挺想问格瑞他们为什么这么说的,想想格瑞当时的表现,金觉得他说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没再留意这事了。也还是像以前那样,该学习学习,该画画画画。
    所以当鬼狐老师告诉他们一周后月考的消息时,金显然是没什么准备。对他来说,在格瑞的帮助下跟上进度已经是很勉强的事了,应付考试实在是没什么把握。
    “金,你准备的怎么样了?”同桌紫堂幻问他。
    “还好吧,紫堂你呢?”金看紫堂幻沉默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紫堂那么用功,肯定没问题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啊,紫堂!”紫堂幻点了点头,但依旧沉默着。
    “金,你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赶上来,真是厉害!我可能……”紫堂幻沉默了很久才说。
    “至少紫堂你上课一直很认真啊!”金想了想“而且作业一直写的很认真啊。”
    “金,这不一样。”紫堂幻打断他“我很认真,可是从来没有取得什么进步。虽然作业写的很认真,但是却总是会错好多。虽然我上课也很认真,但是却还是听不太懂。”他渐渐低下了头“这样下去,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了……”紫堂的情绪似乎已经有些崩溃了。
    “金,紫堂幻,鬼狐老师找你们。”就在金打算安慰紫堂幻的时候,一个同学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金,紫堂幻,这段时间你们的努力老师都明白。”办公室里,鬼狐老师和颜悦色地说着“金,你的进步很大。作为开学一个多月才来的同学,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赶上进度,真是非常好的。老师希望你能保持这个状态,好好努力!”他顿了顿“如果你在物理方面有任何的问题,可以参加你们莱娜老师组织的培优班。你有兴趣吗?”
    “额,老师。我再看看吧。如果说以后有什么问题了我就去。”金觉得直接拒绝老师可能会让老师难堪,就选择了中立的说法。实际上金觉得有自家发小在就够了,而且秋姐留下的钱最好还是省着点。上次被格瑞说过,怪不好意思的,他现在很注意这个问题了。
    “紫堂幻,你的努力老师一直知道。但是你可能在学习方法上存在一定的问题。我希望你能多来找老师交流你的问题,尤其是物理方面。老师如果明白你的问题出在哪儿,就可以帮你制定适合你的学习计划。”鬼狐老师又对紫堂幻说。
    “好,老师。在哪里?”紫堂幻像是思考再三,最后还是同意了。
    “紫堂,你真的想好了吗?”出了办公室,金这么问紫堂幻。
    “我想好了,金。我想快点提升成绩,不管用什么办法。”紫堂幻轻轻的握了握拳头“高考是很残酷的,我不想现在就赶不上。金,你也努力吧,要和我一起吗?”
    “不了,紫堂。我自己还有事,如果去的话自己的事情就忙不过来了。”
    “可是金,现在有什么是比学习更重要的吗?”
    “啊啊,紫堂。是真的很重要啦,家里的事情。”
这下紫堂幻也不太好问了,毕竟是人家的家事。金看着紫堂有些为难的样子,连忙又扯开了话题。两人之间的尴尬才算化开。紫堂说要回去写作业,金莫名觉得有些闷,就决定趁着时间不长的课间走走。金记得格瑞和他说过,高中之后,能碰到真正的朋友的机会就很少了。他当时并不理解,现在上高中一个多月,算是有了些体会。
    或许是年龄到了的缘故,大家都开始关注自己的事。对于朋友,大家都不会透露关于自己的过多。而所谓的同甘共苦,更多人只是嘴上说说,到了关键的时候大家一般都是各顾各的,没有谁会为了所谓的朋友而牺牲自己的利益,这好像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公义。更接近于成人世界的交际方式让金多少有些不适应。他总会困惑自己新交到的朋友,究竟算不算是朋友。
    或者说,他还没遇见真正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这大概就是格瑞告诉他的,长大成人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吧。必须要学会分辨,哪些人可以算作是朋友,哪些人一时的交好只是为了利用。
    刚刚知道这些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有些危言耸听,后来真正经历了,才明白一点都不夸张。这些在以后会很常见,金想自己大概也需要适应吧。

凹凸高中二三事(3)

前面的,感觉巨ooc啊!T_T

   “那是什么事呢?”金有点疑惑,一般事情凯莉连带就通知了,这次却这么神秘不通知。
    “我也不太清楚师傅的安排,不过应该是有趣的事情吧?”安洁莉也一副不太清楚的表情笑了笑。
她这么回答倒也没什么问题,金知道这个女孩儿就是个师傅控,画社的什么安排都要听师傅的。只是自己在接下来的课上都会忍不住去想凯莉到底安排了什么。
    学校的午饭还是一样的让人有些难以下咽,不过和格瑞一起吃饭,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如同一万个昨天一样,金在打到饭之后还是不停的向格瑞说着自己班上所发生的事。格瑞也依旧在坐到餐桌前时对金强调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午休的时间,格瑞用来给金讲讲不会的题。
    每周的这一天,学校大致都会总会延迟放学。晚饭的时间短了很多,具体时间就要看各社团的活动时间了。
    画社还是聚集着众人,甚至刚进画社时,金还遇见了初中同学。
    “安静一下。”凯莉声音不大,但大家都安静下来“我们画社打算出一部漫画,谁打算参加?”四周很安静,凯莉多少有些尴尬。安洁莉这时候站出来问:“我可以参加吗?”凯莉看了看她,点点头。然后似乎是想了一下,说:“金,你虽然现在画技还不行,但是还能给我们打打杂,你也加入吧。还有初中部的卡米尔,我知道你分镜不错,希望你别拒绝。”
    结果还是打杂的吗?金有些无奈,但是还是能在旁边看看他们是怎么画画的,至少能学点什么吧?
金和卡米尔都表示同意。
    “好了,其他的人可以先去吃饭了。加入的人留一下,我安排一下分工。”凯莉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了。
    结果除了他们四个,凯莉发现还有一个人留下来。
    “我……我可以加入吗?”带着圆框眼睛的少年似乎有些不安。
    “紫堂?你也在画社吗?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呢?”金有些惊讶。
    “我,我画的并不是太好。感觉你们都很厉害啊……”紫堂幻有些不好意思。“紫堂自信一点嘛!你也总有擅长的事情吧!”金鼓励道。紫堂幻点了点头,但看起来还是有些拘谨。
    “好了,别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们看看分工。”凯莉打断他们“你叫紫堂幻吧,我看过你的报名表。你擅长的是素描吧,那上色阴影什么的就交给你了。卡米尔你来分镜,安洁莉描线,我就负责故事和线稿了。金你就打打杂,给我们倒个水煮个面什么的,我们缺什么了你就顶上。没什么问题的话你们也先走吧,我还赶着吃饭呢。”凯莉几句话就把他们打发了,之后就带着安洁莉走了。
    这次倒是很快啊。金看着凯莉的背影。“金,去吃饭吧!”紫堂幻招呼他“不了,我等格瑞。”金笑了笑,剑道社离得不远,活动时间也并不算长的,格瑞应该就快出来了。他到剑道社的活动教室门口,却看见刚刚见过的卡米尔也在一边等。
    “你也等人吗。”金有点好奇。
    “嗯,等我哥哥。”卡米尔话不多,年纪虽小却给人一种相当沉稳的感觉。
    “嘿!卡米尔!”稍远的地方有人招呼,金转过头看见一个肌肉发达的男生。“傻狗,别乱跑。”跟在后面头发稍长的男生显得有些无奈。
    “佩利,帕洛斯,你们也找雷狮大哥?”卡米尔也看到了两人。
    “可不是吗,非说今天有大事情要来看看。”那个肌肉男好像有些不耐烦。
    雷狮?金突然想起来格瑞跟他说过的那个万年不参加活动的剑道社副社雷狮。据说是因为和社长安迷修的关系非同一般的好,所以一直没有被除名。
    “小子,你来干嘛?”肌肉男突然开口问金。
    “我过来等我发小格瑞。”
    “你是金吧?”肌肉男笑了笑“过来等你男朋友啊。”
    “啊啊?”金有些云里雾里。什,什么?男朋友?什么操作?你仿佛在逗我?excuse  me?金只感到大脑当机。
    就在他大脑当机的时候,剑道社的活动结束了。安迷修和雷狮一同走了出来,后面是格瑞,格瑞身后跟了一个吵嚷的人,目测是个儿童,不停的说着:“格瑞,来啊。再来一局!”

凹凸高中二三事(2)

前面写的超烂啦!上一部分链接发评论区了。

   打开门,金翻开盘子盖的剩饭,打算热一热就吃。格瑞没说什么,只是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奶。
    “……金,你记账了吗?”格瑞突然问了金这样一个问题。
    惨了……金感到有些慌张。该不会是预算超支了吧啊啊啊!以他这做什么都马大哈的个性,超支这种事情不是很有可能,而是一定会发生吧?
    气氛一度变得非常尴尬……
    “那个,格瑞……”金十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们这个月预算超值了吗?”算是默认花钱没数的事实了。
    “……以后我来管账。”格瑞只是丢下了这句话。金松了一口气,格瑞瞟了他一眼之后说:“笨蛋。”语气难得的带有一丝的无奈。即使是被这样骂了,金也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去反驳。姐姐还在的时候,总会把他们照顾的很好,金即使一直是一个迷迷糊糊的小孩子也无所谓。现在姐姐不见了,他才能够接触到之前不曾接触过的生活。
    真正的像一个独立的人一样的活着。
    虽然还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但是想要好好完成的信念一直在。努力下去,也一定会变好吧?
    格瑞看着金,神情有些复杂。真是一点也不知道掩饰,心里在想什么,完全可以被别人看出来。
    不过他正是这样,才会成为一道改变自己人生的光吧。如果他有一天学会隐藏,学会如同大人一般的趋利避害只顾自己,这才是真正令人悲伤的事。每个人都会在不同的时候开始成长,只是大家的道路不尽相同。也许有的人辛苦到不得不丢掉一些东西才能活下去。
    也许之前偷偷盼望过金不要长大,但是现在他所希望的,只是能凭自己的力量让金不必丢弃那些东西就能好好的活着。
    所以,自己要努力的变强。
    晚饭吃完后还要赶回学校上晚自习,两个人也没什么时间多因为这件事多说什么。
    高中的一天对刚上学得两个人来说都有点疲惫,好在一个暑假的作息不规(只有金)也在慢慢的矫正。
    “格瑞,早啊!”金出自己的卧室门的时候还有些迷糊,格瑞只是提醒他注意时间。金匆匆洗漱过,桌子上的早餐还温着。烤好的面包夹着橙子酱,就着牛奶吃完。格瑞还坐在沙发上等他,说不定还在想着昨天的功课。毕竟是学霸什么的,要用学霸的思维去揣摩。
    “请问你们班的金在吗?”一个女声在教室外面响起。
    “金,有女生找!”被问道的同学冲教室里大喊了一声,旁边的同学响起意味不明的嘘声。
    金不满地看了他们一眼后就出了教室,看见安洁莉等在外面。“画社的事情吗?”金问她。“嗯,”安洁莉点点头“今天下午有活动,别迟到了。凯莉有事情要说。”

凹凸高中二三事(1)

人设链接(很笨不会弄链接):
http://chenzhaoming445.lofter.com/post/1f2d0eb7_12140426

    “清醒点,”早上的第一节数学课,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暑假的意外导致自己住院住到开学后一个月,以至于现在来凹凸高中作息时间都没有调整过来。早自习和第一节课经常会昏昏欲睡。连同桌紫堂幻有时都叫不醒他。金自己也很无奈,大家比他入学早,学习都已经进入了状态,或多或少都有进步。而他还在每天和记不下的公式、没来得及学的定义拼命。
    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画画的爱好,刚入学就进了画社。画社社长凯莉是圈名星月魔女的画圈大佬,在学校还有她的徒弟画圈新星小柠檬安洁莉。面对这些大佬,金觉得鸭梨山大。
    高中,真是有些让人措手不及。成堆的作业和更复杂的人际好像凭空出现似的挤满了生活的所有空间。比别人更晚一步进入高中的金感到的是比别人更大的压力。同桌紫堂幻说高中总会有一个适应期,金不用太着急。适应期的说法让金感到一丝安慰,但他更希望的是快点像别人一样快点适应这种生活。
    压力很大,但是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吧?
    一天的课很快就要结束,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地平线以下。最后一堂物理课老师不出所料的延堂了,看到在门外的格瑞,金有些着急。
    五分钟后,老师终于放下粉笔说了声下课。金松了口气,背上书包挤在同学中间出了教室。格瑞并没有什么不耐烦,还是平时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两个人还是像平时一样走着,家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所以他们都没有选择住校。回家的路上,总是金说着每天所遇见的人和事,格瑞偶尔也会说说自己发生的大事,但更多时候他只是看着金说。
    在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金有种错觉,仿佛家里还是自己、姐姐、格瑞三个人。姐姐在几个月前参加一宗旧案调查时不知去向,她的同事丹尼尔把她临走前留下的东西转交给了两人。只有一封简短的信和一张够两人开销直到高中毕业的存折。当金向他问起姐姐的去向时,他只是摇头。格瑞好像对事情有些了解,但他同样什么也不告诉金。
    金最初还有些埋怨,但最后觉得他们可能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也就没有再去追问什么。

凹凸高中二三事(0)

写了好久的一篇文(好吧没多少)
打算一点儿一点儿发出来。
今天先码一点儿,等寒假了就每天更(来自学生党的怨念)
先放人设:
金和格瑞在本篇中都为十六岁。格瑞从小寄住在金家中,最开始是由金的姐姐秋领养回家的。
秋是市警队特警,与丹尼尔是同事。几个月前在执行一次任务中失踪,生死不明。
雷狮是凹凸高中最大投资人的儿子,叛逆心理严重,据说建立了叫“雷狮海盗团”的校外组织,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一同闯荡。团中还有外号‘大狗’的佩利和‘说谎家’帕洛斯。
安迷修是雷狮从小就认识的“青梅竹马”,剑道社社长。两人都为十七岁,是大金他们一届的学长。
嘉德罗斯是年仅九岁考入凹凸高中的据说各方面完美的神童,实际上脾气暴躁,待人傲慢(别人不敢这么说)。入学时带了两个与金同级同岁的跟班:雷德和祖玛。
鬼狐为金的班主任,据说用独特的教学方法骗得无数学生考入大学。莱娜是物理老师。
一些人设并未放出,因为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天呐,我在说什么?)
总之,就是这样了,

从我家小区里面拍的外面,
第一回发还是有点紧张的